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陈建芳:“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及“曹顺利勇气奖”获奖感言

2018-03-22 22:5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及“曹顺利勇气奖”获奖感言
 

日前,我荣幸地分别获得维权网、民生观察、权利运动三家中国大陆民间人权团体联合发起的“第四届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和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颁发的“第四届曹顺利勇气奖”。得知这个消息,我很高兴。感谢上帝!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和帮助我的朋友们!欣慰之余,我心里又难免隐隐作痛。我心痛的原因是,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已4年多的曹顺利大姐仍躺在冰柜里,其死亡真相也被冰封在一条窄窄的冰柜里。

我曾是上海市浦东新区的农民。2005年我全家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当地政府非法征地,至今没有土地补偿费和安置劳动力,也没有最低生活保障。我的房子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沉香村460号,在一没有我签字,二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于2007年被当局强拆,至今没有书面答复,更没有合理合法的安置和补偿。

2009年3月27日,我在发放《人权状况调查表》时被一个自称是浦东新区政府派的人打伤,经鉴定为轻伤,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因参与维权活动以及更多情况下的捍卫人权工作,我先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劳动教养一年零三个月,遭受刑事、行政、司法拘留共9次,取保候审2次,被绑架和非法拘禁(关黑监狱)至少300次。当局有关人员甚至公然对我发出威胁:“走在路上被汽车撞死”。一开始,我相信法律,从地方逐级到北京上访,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相反得到的却是被抓、被关和被打。我思考为什么这个社会不停地发生打砸抢,政府为什么无日不在制造冤假错案。最终,我认识到这是制度的原因,我遭受的是极权专制制度的抢劫和掠夺。制度这个大问题不解决,个人的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有数据显示,通过上访解决个人诉求的比例不到千分之一。上海陈小明房子被强拆,为自己维权也帮助他人行政诉讼做公民代理人出庭,结果被暴殴迫害致死至今第11年,家属仍得不到任何说法(仅仅在上海,另外被迫害致死的还有孙玉兰、周敏珠、段惠明等)。如果没有制度的根源问题,个人财产被官府劫掠或者个人遭遇司法不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偶尔出现了,也很容易求得解决途径。因为,以人权和自由为根本的制度会给你设置若干条救济渠道,使你能够及时得到公正的司法救济。世界上任何一个自由民主国家,都不会有“访民”存在。数千万访民、冤民大军,是中国绝无仅有的现象,是根植于中国极权制度的一个中国特有的现象。即便是同属于中国的香港,那里也没有访民。原因是,那里没有产生访民的制度根源。认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便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捍卫人权和争取自由、民主、宪政的活动中。

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已4年多的曹顺利大姐是我的精神导师,我感激她曾经对我的指导和带领。自从2008年始,我便跟随曹顺利大姐从事人权工作。抱团抗争的第一次活动是2008年国际人权日向外交部提交申请书,要求政府参照联合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手册》确定的标准,遵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关文件,吸纳上访维权群体及民间非政府组织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和《国家人权报告》的起草、撰写和实施的进程。曹顺利大姐在世时曾经教导我很多,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走上这条抗争之路,与曹顺利大姐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我会以曹顺利大姐为楷模,继续她未竟的人权事业。

身处暴力和谎言的环境中,感谢神的话语常常提醒我:“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主耶稣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他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是我随时的帮助、随时的力量,消除了我心中的恐惧。

眼下的中国,又向反文明、反法治、反人权的文革路上狂奔。至今仍有至少750名政治犯、良心犯正在狱中受难。我为这些政治犯、良心犯祷告的同时也为侵害者祷告。社会的根源是因为不认识上帝,活在罪恶的里面。活在罪恶的里面的缘故,从上到下的贪污、腐败、权力的蛮横、目无法治。求上帝怜悯他们,开他们的心窍灵窍,使他们能够认识耶稣基督作他们的救主,离开罪恶,因信称义,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

陈建芳

2018年3月20日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