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冯正虎:集访国家信访局

2017-06-26 20:4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集访国家信访局

冯正虎

 

2017年6月23日上午,冯正虎与上海维权人士徐佩玲、崔福芳、郑培培、范桂娟集访国家信访局,向中共中央投诉上海法院违反法律、破坏立案登记制、侵犯公民诉权。

与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并排挂着另一块牌子“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党政合一。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有权就有责,最后买单负责的只是党。 各个部门各地区行政、司法乱作为、不作为、侵犯公民权益,而且有错不纠、互相推诿,受害民众最后都涌向国家信访局,与其说找政府,不如说找党,去中共中央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向党投诉并讨一个说法。

冯正虎等1016位上海市民于2016年2月19日联署致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维护宪法法律权威、保障公民诉权、保卫立案登记制、追究行政、司法官员的违法违纪责任。国家信访局相当重视上千名联署人给国家领导人的信函,于3月1日作出回复并通知冯正虎:您提出的建议已转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参阅处理;反映法院违反立案登记等问题,依法应当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向有关人民法院提出。

一年多,我们反映上海法院违反立案登记等问题, 丝毫没有解决,法院及法官公然违法不受追责,上级法院、检察机关、人大、政法委都监督不作为,放任法官监守自盗的违法现象蔓延,法律被践踏得毫无尊严,也不把党的意见当一回事。一百多名上海公民每月持续不断地集访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追究违法的法官,保卫立案登记制。有数百件第一审的诉讼案件仍是既不立案又不裁定,法院侵犯当事人诉权。现在,兜了一圈,到头来又要找党(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中共中央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

我们一行五人够上集访的标准,在访民称为“三骗”胡同口左边,先由保安查看五人的身份证并对每人摄像,然后推出两位代表冯正虎与崔福芳从胡同口右边的安检室进入胡同。胡同内有三家接待室: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我俩在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门口领取《来京集访人员登记表》,在登记表上填写五人姓名及身份证号码,然后排队通过安检进入接待室等候大厅。我们的等候号码:5100。在分管上海的五号窗口被接谈,刷五张身份证,谈两三句话,在电脑上记录来访事项,走访也就完事了。

根据《信访条例》,涉诉的信访事项属法院职权范围。但法院侵犯公民诉权又不纠错,致使公民无处可诉、无法涉诉,无法从“信访”转入“信法”,还是停留在国家信访局的职权范围内。中国的国情,不采取西方的司法独立,是由党领导的, 法院的违法责任最后也是由党承担并予以纠正。所以,解决人民群众“立案难”的问题,最后是由党来解决的。我们这些诉权被侵害者不得不要去国家信访局,向党投诉,期望中国共产党切实保障当事人诉权,言行一致,追究侵犯公民诉权的法院领导责任。

参与今天集访的徐佩玲、崔福芳、郑培培、范桂娟,她们因助选冯正虎参选上海市杨浦区人大代表被错误处罚5日行政拘留,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明文规定:如不服本决定书,可以在六个月内依法向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很荒唐的是,杨浦区法院却剥夺当事人诉权,既不立案又不裁定,公然违法,而上一级法院也是抗瀣一气。没有强力的外部监督,法院已无法自身净化与纠错。

接谈结束,我俩走出国家信访局接待室,与等在“三骗”胡同口的其他三人会合,并留影纪念我们的第一次集访。

 

2017年6月24日

 

图一、冯正虎等五人在国家信访局接待室集访(2017年6月23日上午)
20170623_105127国家信访局接待司1

 

图二、冯正虎高举投诉材料进入“三片”胡同(2017年6月23日上午)

20170623国家信访局接待司-2

图三、国家信访局的回复(2016年3月1日)
20160301国家信访局回复2

 

附1、集访当事人的联系方式

冯正虎13524687100

徐佩玲18121439381

崔福芳13564097383
郑培培02153963826
范桂娟13472819335

附2、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办公地址和接待时间 

  一、办公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永定门西街甲1号胡同。

二、接待时间:周一、三、五:上午8:00—11:30 ,下午1:30-5:00(登记时间为上午8:00-11:00 ,下午1:30—4:00);周二、四:上午8:00-11:30(登记时间为上午8:00-11:00)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