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山歌:政权崩溃的指标

2016-12-16 10:48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政权崩溃的指标

作者:山歌

微信号:liang-jianlan (防失联)

 

 

 

 

社会预测大多不靠谱

从社会科学目前的预测能力看,一些言之凿凿的预测大多不靠谱。以经济预测为例,我们仅可以在一些非常有限的领域做出预测。比如,如果把高铁的票价降低到现在的一半,我们可以预测:火车票购票时的排队现象会更严重,黄牛党会兴起——和有没有火车票实名制关系不大,黄牛党一定会找到各种方法绕开这个实名制障碍。这类预测是非常准确的。如果经济学连这种预测能力都没有,这么多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金也是白发了。

但是对复杂成因的社会现象,社会科学的预测能力就捉襟见肘了,它还远远达不到类似牛顿力学对天体运行的预测能力。一部分原因是影响社会现象的变量非常多,另一部分原因是如“卢卡斯批判”所指出的,预测本身会对人们的预期产生影响,从而改变预测的结果——既可能发生正反馈,即“预言的自我实现”,也可能发生负反馈,人们为了不让预测的结果实际发生而改变自己的行为。

预言的自我实现的例子很多。如果很多人预测人民币将大幅贬值,那么人民币很可能就因为这预测而大幅贬值;如果很多储户相信某个银行将倒闭的预测,那么都会去此银行提取现金,结果这个银行真的因此而倒闭,哪怕之前的那个预测是基于纯粹的谣言。预测很多时候的是带来负反馈。我们预测某人将来会成为乞丐,反而激发了他的奋斗之心,使得他成为乞丐的概率大大降低;我们预测某个王朝很快崩溃,反而可能使得统治者改善统治而延续了它的寿命。

虽然预测大多不靠谱,但是依学理逻辑和历史经验还是可以给出一些有用的指标来。

 

维持政权的成本

为何更好的理解统治者的能够维持统治的机理,我们需要自己“化身”为统治者去思考问题。

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维持一个政权需要成本。比如,美国的总统大选很费钱,这些钱可视为美国民主运行的成本。中国没有大选,可是每个新领袖上台必须抓一批老臣,把他们送进监狱,细算起来这个“暗箱操作”的禅让制成本很可能并不会比美国总统大选的成本低——不说被抓之人做牢的损失,仅各个专案组的调查费用都是很大一笔开支,这些开支最终都要落到纳税人头上。

无论民主还是专制,任何政权都需要人们的合作(自愿的配合)和服从(被迫的配合)才能持续运行,而让人们合作和服从有两个手段——奖励和惩罚。奖励那些积极配合自己的人,惩罚那些不配合之人。由此,我们可以把维持政权的成本分为两类,一类为惩罚性成本,一类为奖励性成本。

惩罚性成本直接体现在监狱关押人数的多少,监狱从业人员的多少,维持秩序的公检法等开支(除开处理民事纠纷以外,他们设置的目的就是为了惩罚人),还有武警,对内打击分离势力的军队等开支等等。中国大唐盛世时说全国的监狱没关几个人,其意思是,大家都自愿配合那个李氏政权,部分达到了老子的“无为而治”的理想。

奖励性成本最明显的是对劳模、先进人物、战斗英雄等等奖励开支。其实这部分奖励的成本还不大,最大的一块是一些隐含的奖励。比如,你跟着我走我就给你一个档员身份,评副教授、教授、高工等职称比一般群众优先,上媒体、出书、拿项目等成名赚钱的事情比一般群众优先,录取公务员、招工提干比一般群众优先。另外,每年评选主旋律、正能量的影视文化作品的支出也应该归为奖励性成本。

奖励性成本和惩罚性成本可以精辟的浓缩为“萝卜+大棒”的成本。无论是维持民主制还是维持专制,都需要付出这些成本,虽然表现形式会有不同。值得注意的是,维持各政权所需成本的大小是非常不一样的。我没有看到这方面的统计研究文章,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出一个维持政权所必需的成本计算公式。原则上,这个公式并不难获得。

 

合法性和税收能力

如果一个政权的税收能力是无限的——斯·大·林的苏联、朝鲜、以及1977年前的赵国等国政权可以视为具有几乎无限的税收能力,最大证据是,它可以从吃不饱饭的农民身上获得粮食以至于把他们逼死!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无限的税收能力。但是这种体制最大的坏处是,没有多少人有生产的积极性,所以会造成普遍的贫穷,这又使得在绝对数量上,政权的税收不会很多。

后极·权社会,人们的自由多了一些,生产的积极性大大提高,虽然税收的绝对数量大大增加。但是政权的相对税收能力减弱——政权不再有能力逼迫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人还给国家上交粮食(税收)。在非极权社会,人们会相反设法的偷税、逃税,甚至抗税,把税收上来除了需要军队、警察外,还需要出纳、会计等各项专业人员,而这些专业人员如果忠诚度不够,甚至会和被收税的人合伙蒙骗政权。

政治学里有个非常重要的词“合法性”,它的含义和我们的古话“民心所向”差不多。说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比较强,意思是大部分人认同这个政权,那么,大家就比较愿意交税,如果合法性不够,大家就倾向于抗税。如果一个政权越来越不“合法”,那么这个政权就会同时遇到面临两种状况:

1. 维持政权所需的成本越来越大——需要越来越多的萝卜去收买人心(比如,需要越来越多的拿工资的五毛),需要越来越多的大棒去压服民心(比如,需要越来越多的国宝熊猫);

2. 税收越来越难。

所以这个政权的财政能力就会越来越弱。它的宏观表现就是中央政府的预算赤字越来越大。

 

中央财政和通过膨胀

如何解决预算赤字呢?在税收很难上升的情况下,现代政府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向国外借款,二是通货膨胀。向国外借款比较容易理解,无需解释。不少朋友对通货膨胀解决预算赤字的逻辑不太了解,我稍微解释下。

举个例子,皇帝为了激励将军们打仗,会大赏打了胜仗的将军。如果国库空虚,没钱了怎么办?造币厂多造些钱币就可以解决问题。将军收获了这些钱币回去消费,花天酒地、逛窑子纳妾等等,这些多造出来的钱币就流通到了市场上,造成所有的钱币都贬值。

在现代金融制度下,中央银行购买政府发的国债类似于上述过程。央行购买国债的钱流到市场上就可能造成通货膨胀。注意这里说的是可能,不是一定,因为人们有可能会把这多出的钱回家藏起来,那么市场上流通的钱并没有增加,通货膨胀并不会发生(即发生了所谓的流动性陷阱。我之前写过相关的文章,可能已经被删了。想深入了解的朋友请上网搜货币数量方程和流动性陷阱等关键词)。

但是,若人们对这个政权失去了信心,不再信任这个货币,那么一定不会把这央行多发的钱的藏在家里,而会尽快的把钱换成实物、黄金等其他资产,这就一定会造成通货膨胀。

上述原理对全世界的政府(姓资姓社)都是成立的。向国外借款和通货膨胀一般会同时发生。中国的袁世凯(大家不会忘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蒋介石这么搞过,一战后的魏玛德国,1980年代的东欧国家也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小结

用小箭头小结上述模型的逻辑就是:合法性越来越弱 → 政权维持成本越来越大同时税收能力越来越弱 → 中央财政预算赤字越来越大 → 央行印钞解决赤子 → 通货膨胀 → 政权崩溃。 所以说,政权崩溃的一个重要指标是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率越高,政权崩溃的可能性越大。

我相信这个模型的解释力是比较强的。我们还可以采用反证法证明一下:如果中央财政很充足,有足够的钱来收买人心,或雇佣更多的军队和警察压服人心,它没有多大的理由崩溃。

依中国目前的通胀率(百分之二多),似乎还很难反推中央财政已经很吃紧。所以我认为它很快崩溃的可能性不大。未来如果通胀率到了百分之十,崩溃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如果达到百分之二十、三十,我们赶紧准备处理它的后事吧。

 

2016年12月16日

 

题图注:韩国宪法法院标志。中间的那个汉字应该是个“宪”字。存在一个尽可能独立于中央政府的宪法法院,一个尽可能独立于中央政府的中央银行,是一个国家政权稳定的重要指标。这两个机构都能有效的约束中央政府,使得它不敢胡来。尤其是后者,使得它不同随意通过通胀来为财政赤字融资。

 

来源:微信公众号史祭(i-shi-ji)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