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青石:我的朋友刘四新

2016-07-22 00:0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4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我的朋友刘四新
文/青石

刘四新

我已经记不起来在什么时间和场合初识刘四新了。但是在与他见面之前,我早就知道他。在新浪微博方兴未艾之时,有一段时间,我的微博几乎每天都被用户“@刘四新弟弟刘迎新”@,那时刘四新的弟弟刘迎新每天都在网上为他的哥哥喊冤。从刘迎新不断的@中,我知道了刘四新其人其案其冤。

刘四新是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浙江大学博士后,并到美国某著名大学交流访学过不短的时间,按照当下中国学术界的通常之例,刘四新接下来的人生之路应该是沿着北京某所高校的讲师—副教授-教授-某学科带头人-著名教授的人生康庄大道一马平川的走下去。可命运无常,刘四新却因为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人生轨迹。

刘四新的妻子其时在北京联合大学某学院任教,但是遭到该院党委书记怀不良企图调戏,得知妻子被调戏侮辱的刘四新盛怒之下冲到该党委书记办公室将该书记痛打一顿,并且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几万元。熟料此举遭致随即而来的打击报复迫害,刘四新因此被以故意伤害和敲诈勒索两项罪名判刑四年。

我见面认识刘四新,应该是在他出狱后不久。此后陆续在一些很多人都在的场合有过聚会式的见面交流。我的印象中,刘四新相貌敦厚,但其中一股刚烈之气隐隐可现。刘四新爱喝一点儿酒,酒后脸通红,酒桌上的刘四新并不是一个多话者,只是当我们大家罗伯特规则轮流发言时,酒酣耳热脸红的刘四新才爆发出机关枪一样的话语。

作为正牌法学博士及博士后的刘四新,法学功底非常深厚,尤其对其被构陷的“敲诈勒索”罪名因怀切身之痛,自称对此罪名的研究深度广度中国已经无人出其右了,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因此使他自己案件的申诉有任何松动的迹象,我有时候也问问刘四新他案件的申诉有何进展,他讲起枉法构陷他的司法人员时,仍然指名道姓的愤愤不已,记得有一次听他说“前几天把朝阳法院冤判我的某某某又痛骂了一顿,骂得他哑口无言!”

刘四新文采好,他曾著万字长文一篇,痛批《环球时报》对于“维权律师”的污蔑,文章骈散并用,古今中外史、事、势信手捻来,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大气磅礴,酣畅淋漓之极,为无数被“环时”恶心到了的人们出了一口恶气,大概也把他自己长淤于心的恶气稍舒一口吧。在新浪微博上,著名学者赵楚先生曾转评该文:一等好文章!以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之名发布的第一篇新年献词,刘四新是第一稿作者。

出狱后的刘四新,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什么事情做,我曾问过他何以为生,他说彼时正靠帮以前的一些同学师友做一些学问项目维持生计,有时也与律师朋友一起办理一些案件,为律师朋友提供法律理论和智力上的支持。已经穷途困境中的刘四新,一个“罪犯”加身的刘四新,想要再走回体制内做学问的那条路,已经不可能,那时的刘四新,除了一边为自己的冤案申诉之外,大概也在为自己的人生前途奋力挣脱着捆绑着他手脚的束缚。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周世锋,和那时正风华正茂朝着“世界级律师事务所”奋进的锋锐律师事务所。时也运也命也。正当他重新找到了人生舞台,重新振着起精神的时候,他和知遇他的人,被卷进了一场国家级的风暴,并且成了风暴的中心。

与四新不多不少的交往中,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某次聚会之后,已经深夜,我开车送他回家,彼时他正一个人住在北京昌平天通苑还要往北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大概已经在京密引水渠的旁边,一路上我们聊起了他的家庭,他的妻子和孩子,他的悲愤,我能感受到那潜藏在他内心深沉的爱与痛。那晚他下车离去一人走向黑夜中的村庄矮房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孤独的背影,像极了夜奔的林冲。

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你现在身处何方,安危如何,前途怎样,但有前人一句诗,赠你,也赠我:男儿脸刻黄金印,一笑心轻白虎堂。

 

二O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夜,贵阳机场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5728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