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王胜生律师:你是否一样恐惧?

2016-07-12 21:5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7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你是否一样恐惧?

———致我敬爱的人们、我的国人同胞和我的政府

王胜生律师

王胜生1

 

 

题记

我试着写了很久,不知道怎样排列文字可以表达想法的同时还能减轻我的恐惧。我曾真心为中国政府和中国政策辩护过,那时我的阅历有限  把有些善意的外国批评当成对我自己尊严的挑战,最主要的是我相信我的政府和国民,相信我们一起可以改变。现在我的阅历依然有限,依然能够理解一点内外交困的艰难,但我敬爱的人们,很多都已经在监牢里,系列抓捕还在继续,7月8号又有律师认真履行辩护人责任关切自己当事人的人身权益而被刑事拘留。我有话想说。

但我害怕当我把话说出来,用在我敬爱的人们身上和其家属们的招数,悉数也会用在我身上。说我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而限制我出境?暗算我让我无法律师执业?构陷抹黑舆论抨击我?骚扰恐吓我和我的家人?让我失去人身自由 还禁止我信任的律师会见我?在我失去人身自由后酷刑我?在我失去人身自由后 封锁我跟外界的一切信息,逼我自辱智商地电视认罪, 逼我攻击抹黑我敬爱的人们?在我被强判入狱后,还继续对我酷刑,继续将我和外界封锁?我忍受不了会死吗?死了也禁止家属要尸体,匆匆将尸体火化销毁酷刑的罪证?我刚满九个月的宝宝会因此失去妈妈吗?……恐惧让我不敢连串想,但听闻郭飞雄狱中绝食提出的几点政治诉求,我知道是时候了,我们的生命它不长,不能用它徒悲伤。

(一)

恐惧,从来没有让任何有意识的生命更快乐或更幸福过。

它像黑暗的魔爪专门揪扯大脑的中枢神经,怎么思索安全感、怎么言行都在它的操控中。

有意识的生命似乎一生都在与恐惧博弈、抗衡:自我审查自我规避、与恐惧的制造者为伍来寻求安全感、挑战恐惧不成功后更强的自我审查和屈服、暴力反抗和镇压恐惧源,妥善处理恐惧后的潜能发挥……

群体处理群体恐惧的方式构建该群体的性格,国民处理共同恐惧的方式构建该国的民族性格。

处理恐惧的方式,其正当合理性和益它性很不同。

 

(二)

耶稣接受被钉十字架的酷刑和肉身死亡时,关心的是世人得救赎;

释迦牟尼割自己肉以飨饿虎时,在乎的是饿虎能存续生命;

小哪吒断臂剖腹剜肠剔骨时,念的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连累家人。

饥饿、身体受伤害、死亡、失去人身自由、自己珍惜的家人受威胁或侵害……

通常生命对那些痛苦的恐惧,他们三个有自己的益它性处理——减少其他生命的恐惧

如此不恐惧自己痛苦难以被效仿和超越,所以他们要么被信仰要么成神话。

 

(三)

有一种恐惧是当权者因恐惧“失去专制统治利益”而制造的,比如重惩谋逆、结党营私还有文字狱。

此种因自己恐惧而恐吓别的生命,是纯政治性的非国家利益考量,是专制独裁国家至今不敢普及的政治学科学。

中国自古至今严禁夺权,严禁更改国内政治制度,但恐惧和禁区挡不住勇者和能者的挑战,不断有挑战成功的,不断有王朝的更迭,中华历史—暴力推翻前朝然后又被后朝暴力推翻的轮回,水一样流淌至今,没有永久的朝廷,只有永久生生不息的居民。

现今的皇室权贵,不再有可识别的头衔封号,不再蓄长发,不再穿长袍长衫,不再行磕头作揖的礼节,现今的执政党通过内战暴力推翻前朝中华民国政权,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惩有碍专制政权稳固的平民。

公平竞争上台执政的民主政体,政权轮替是所追寻的以期实现执政最优化,它没有困扰中国民众和中国历来执政党的相关政权类恐惧,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罪。

 

(四)

专制政权制造的恐惧,就是要让人不质疑不挑战甚至要不停的称赞当权者,冲破恐惧去准备挑战,或挑战没有引起同胞支持庇护的,都成了政治犯阶下囚。

政治犯案件,民间不管是使用法律语言、道德语言,还是自然正义的语言,在暴力机器护卫和协作打击的现实里都孱弱如羽绒,因为制裁者使用的是政治语言——专制。

那个最合适辩护的政治语言,恰恰是最令专制者痛恨的,要坚持使用它,首先要处理自己的恐惧——类如我题记里的恐惧。

那些不敢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介入案件进行认真法律辩护的,那些逼迫家属或当事人解聘自己律师的,那些不敢公开审理不允许旁听的,那些将家属辩护律师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的,那些对解聘律师不准会见限制出境等控告或起诉根本不受理的   那些打断了别人骨头还威胁人家不能说出口然后不受理起诉控告的,那些连尸体都要抢夺不让家属看不准家属要还威胁家属不能发声的,哪一个不是在用独享的政治语言回应法律质询?

专政政权就是要政党、政府、国家绑架在一起才显得伟光正,但政府具体是什么呢   每一个公权力行使者都说自己代表政府,受质疑时都喜欢威胁说“这是在对抗政府”或是“危害国家安全”,每一个公权力操纵者似乎都很擅用使用政治语言——专制。

 

(五)

恐惧专制独裁的肆意危害,人类发明了民主政治和民主议事规则,全球民主时刻表记录了每年新增的民主转型成功的国家数量和区域位置。

恐惧人治的任意性、有限性给秩序带来的不稳定不连贯性,人类发明了契约精神和法治。

恐惧政府将民众卷入战争带来世界性的灾难,于是有了《人权宣言》明确每一国政府对自己本国民众的基本人权所承担的尊重保护和救济义务。

恐惧强大的国家机器被肆意滥用、人民意志无法表达,又有了保障“选举、结社、游行示威、法治”等政治参与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然后还有专门的《反酷刑公约》。

担心有群体在自己国内被伤害后救济无门、无助无依,本国政府又拿主权排斥境外对无助无依受害者的关切,所以有了“人权高于主权”的倡导。

这些妥善处理普遍恐惧的案例,成了人类文明的路标。

 

(六)

中华民国政府就加入了一些国际人权公约,中国共产党政府接手后也陆续批准加入了包括《反酷刑公约》在内的一些国际人权公约,向世界承诺中国共产党专制政府也能像其他国家民主选举出的政府一样,完好保障自己国民的公约权利,但专制政府和官员注定无法像民主政府和官员那样,附身向民接受质疑接受民众选择和监督,而不恐惧失权和失天下。

中华民国时期  “结社集会游行示威出版自由”很兴盛, 组党也被允许,当时的在野党——中国共产党就利用这种自由来监督当时的执政党——中国国民党。

这种自由的习惯被党中央号召的造反运动给燃烧的更加汹涌,但到了1989年就嘎然而止了。前辈领导人似乎恐惧失去“皇权和江山”于是作战一样强硬,前辈同胞恐惧再被重型武器碾轧,失去生命、失去健康、失去自由。

后续至今的领导人们依然恐惧,依然有很多类似忌讳,后续至今的吾辈毅然恐惧失去自由,恐惧酷刑,恐惧家人受伤害,以致于对一些权利和自由我们都毫无记忆和体验。

当制衡公权的权利和自由的缺失成为一种习惯,被不公平不公正伤害的群体受了伤,还要像乞丐一样求赔偿求惩治责任人,得到点补偿/赔偿都要感谢皇恩浩荡、感谢官老爷。

这种状况还要持续多久,我敬爱的人们积极构建公平公正秩序、认真监督官员行政和司法 、监督中国政府履行其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就要被制裁,我们还要在恐惧中前行多久?

 

(七)

我敬爱的人们,很多人还在囚禁中, Ta们跟随自己的正直感恩善良心性和对公平公正的敏锐感 ,挑战工作范围内的恐惧,我的专政政府和隐形权贵们互换角色 ,你们做得到吗?  过去一年了,Ta们没有被遗忘反而被更好的记起,你们恐惧紧张吗?我那天生体弱多病的专制政权人员?

一年来我们见识了中国的最硬骨头:不自辱智商地认罪,不配合指控表演,不被牵挂家人的思念噬心,不被一年的封锁和可能的折磨弯曲意志,即使迫于情势有所妥协但继续行走在自己认同的路上,不惮于继续失去人身自由;

见识了迅速成长起来、团结起来走到一线控告呼吁的夫人们,她们美丽脆弱却又如此爱的坚定有力量;

见识了辩护权屡屡受阻受威胁受人身限制 仍不放弃奔走的辩护人,还有律师行业持续不被愚弄的法治质疑,见识了公共事件里大众智商和勇气;

见识了人权国际化带来的境外个人、媒体、团体、政要、外交部门、联合国人权部门和联合国秘书长对维权律师和公民大抓捕的持续关切;

如果国内呼吁都不算个事儿 ,可以任意恐吓或拘留发声者增强恐惧气氛,那近段官方微博新闻又把709 律师 公民大系列案持续发酵,是为了回应境外质疑并在杭州G20峰会上被围问时有素材回应吗?

 

(八)

恐惧失去专政政权,具体是恐惧什么吗?具体到每个公权操控者,又到底恐惧什么呢?

恐惧,如果开放言论、放开信息管控,民众智商和能力增长太迅猛以致于官方有暴力武器也难以维持统治?

恐惧,如果诚恳对一些历史事件向国民和受难者家属道歉,会被呼吁谁谁谁立即下台,谁谁谁必须接受审判?

恐惧,司法独立后民众就不需要上访求助了,有些队伍必须裁员不再有饭碗,党内大佬们也可能面临被平民指控?

恐惧,公平竞选上任的话,没办法那么方便地贪污腐败,没办法稳固权位,没办法享受等级制度里的种种优越感?

恐惧,如果实现民族和国家的民主统一,民族就不团结了,统一就更困难了,中华就更无凝聚力了?不,不,这个应该一点不是你的担忧,只是你没有魄力成全的一种可能 ,恐惧被清算。

 

(九)

任何历史拐点都有国内开明的保守派、激进派、都有国际联支援,信奉西方普世价值民主、法治 、人权的人士如果属于激进派,并得到国际人权声援,国内开明的保守派在哪里?

如果是一厢情愿的散兵游勇,那连表达个人想法都有恐惧的人们,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潜能建设自己的家园 、憧憬一个更美好自由的人生?除非消灭我  否则我怎会停止追求没有恐惧的美好?

我的专制政府,你最大的恐惧其实是你自己的国民,你知道自己国民有能力、有魄力选择一个优质的政府。如果Ta们真的可以自由选择,那个选择可能是改良后的你或未来的你 , 但很难是现在专政的到处造假舆论吹到天的你。

我的专制权贵和做过恶的官员,你们最大的恐惧其实是你们自己,你们没办法原谅和饶恕自己,所以你们认为:这个国家的国民一旦有机会就会清算你们的罪恶,绝不手软,你们只相信暴力 ,不相信其他可能,不相信这个国家可以有光荣革命。

我的国人同胞,我们的初始化设置就是服从,不怎么质疑的服从 ,没有信仰没有原则的服从,只服从那个走上神坛取得权位的人,谁的权位高我们便跪拜的多一些,我们是否需要慢慢练习认同,慢慢练习给平等的同胞或弱小者更多的关爱和宽容,慢慢练习正直,练习有信仰,练习勇敢不恐惧?

我敬爱的人们,我不用你们原谅我的不勇敢,我知道更优秀更勇敢的现已经在牢狱里面,如果在我们国家追求民主法治人权都是种罪,我和你们同罪,而我也绝不是那唯一的一个。

 

(十)

我的恐惧从没有停止,我不知道如何处理它,只是直面它,诚实说出它,造成我恐惧的人们,我相信专制政权不是机器而是人,因为机器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任何人,只有你们自己才会将对手一网打尽、斩草除根,我和我敬仰的很多人们不会那样对付我们不喜欢的人。

民主的内涵有妥协 、有宽容、有认同、有异见,最重要是有尊重,对既定规则的尊重,对不同想法、不同行为、不同需求的尊重,对自己独立人格的尊重,但绝没有对国人同胞智商的恐惧和贬低。

我相信我敬爱的人们,相信我的国人同胞,唯独不敢相信处处给我恐惧的我的专制政府人员,除非Ta们停止制造恐惧并释放足够善意——比如释放政治犯 郭飞雄、唐荆陵等和709大抓捕的人士。

不喜欢这个处处威胁我、让我生活在恐惧中的专制政权,我需要民主的和平演变,需要竞选上台的政府,如果民主和平演变过程,现今的执政党依然凭借其管理经验和能力有市场赢得支持,那我完全尊重支持者们的自主选择。

坦诚模糊了我的那些恐惧,如果能坦诚地公开辩论,真实公开投票决定国家政权形式,该有多好啊!即使绝大多数国民支持继续专政的政权,我也尊重这种选择。我的智力有限, 但其他人加起来就是无限,为什么不信任无限?让我所有人都可以有一次光荣的史记?

专制政权类恐惧会伴着我们所有人,包括我的专制政府人员、我的国人同胞 、我敬爱的人们和我自己,也许我们必须一起妥善处理它,勇敢地拿出我们所有人的魄力, 一起处理的彻底一些、合理一些、正当一些、公益一些,然后我们都可以感觉快乐一些、幸福一些。

 

2016-07-11

图、王胜生律师笑对警察的包围

王胜生3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