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许剑虹:民进党与蔡英文要的究竟是什么?

2016-05-22 10:3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7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民进党与蔡英文要的究竟是什么?

——读大陆民运人士班强给民进党和蔡英文之建议有感

许剑虹

 

伴随着520就职大典的即将到来,海峡两岸与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关心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蔡英文与民主进步党要的究竟是什么?来自台湾,不分统独的人士普遍认为,蔡英文与民进党所致力于争取的不是要让台湾成为一个与中国互不隶属的主权独立国家,就是变成美国与日本围堵中国大陆崛起的「价值同盟」或者所谓的战略伙伴。

甚至,还有不少大陆的民运人士认为,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政府是由一群顽强的反共人士所组成。他们的目的,固然是要争取台湾成为不隶属于中国任何一个政权的主权独立国家,但是完成这个目标的最大障碍来自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因此,他们很单纯的将中国人推翻共产党暴政的希望寄托到了与自己看似拥有共同目标的民进党人身上。

但是,民进党是否真如大陆民运人士、红色统派甚至于独派自己想的有那么多的雄才大略与野心报复呢?蔡英文真的是绿到骨子里的台独份子吗?我们可千万不要忘记2000年5月29日,蔡英文以陆委会主委身份接受中国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朱凤芝质询的时候,可是讲过如下这段话的:「我是中国人,因为我是唸中国书长大的,受的是中国式教育。」

一个能够如此自然讲出自己中国人身份的人,绝对不会是坚定的台独信仰者。那么,蔡英文是美国的「价值同盟」吗?我们也别忘了去年二战胜利70周年的时候,她的想想论坛可是完全站在日本的立场谴责美国人如何以无差别轰炸杀害台湾人民的。恐怕光是从反法西斯战争,尤其是慰安妇的史观来看,蔡英文就难以与美国组成「价值同盟」。

至于与日本成为战略伙伴?或许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真的有强烈与日本结盟的想法,不过他们却缺乏足够的意志贯彻这个目标。比方说这次发生在冲之鸟礁外海的事件,当有人戳破陈水扁政府与日本之间存在着「你来我走」的不成文默契时,民进党籍的前驻日代表许世楷却马上跳出来,指出这个密约随时可破。由此可见,民进党并没有办法成为日本围堵中共的可靠伙伴。

提到成为领导全球华人反共的民主灯塔就更可笑了,因为我们不提蔡英文所扶持的觉醒青年当中,有多少是货真价实的毛泽东主义者,光是从新政府屈服中共的压力,决定委派准卫福部长林奏延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以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为但书的世界卫生大会的情况来看,就可看出她不仅已经在「一中原则」上屈服,而且就连「各表」都可以不要了。

 

重审民进党与中共的历史渊源

 

那么,蔡英文与民进党要的究竟是什么呢?在讨论蔡英文要什么以前,我们要先讨论她所代表的民进党要的是什么。如果想要知道民进党想要什么,我们又必须要回溯其前身,也就是党外运动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渊源了。事实上,只要对那段战后台湾史有基本了解者,都会知道所谓的党外人士与独派并不是等同的概念,而是一群反国民党人士的集合体。

至于反国民党的人士又是如何产生的,这可能又可以追溯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时由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表的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在这个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里,做为中共附庸党派的台湾民主自治联盟明确表示的将「国民党反动派」与「美帝国主义」视为主要敌人,然后将「台湾人民」视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完成祖国统一战争的争取对象。

在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中,台湾民主自治联盟如此鼓励着台湾人民:「我们台湾人民有着数十年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革命传统,尤其我们在『二二八』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伟大的英雄气概,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所以今天我们必须再发挥这种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二二八』英勇斗争的经验,来粉碎蒋匪帮和美帝国主义的阴谋。」

同时,台湾民主自治联盟也建议台湾人民以各种方法破坏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并支援中共以武力夺下台湾的控制权:「我们必须记取『二二八』的教训,一致团结起来反对蒋匪在台湾抽兵、征粮、征税,同时还要善于采取一切办法,保存我们的力量,壮大我们的力量。准备配合人民解放军,共同完成解放台湾的任务。」

由此可见,以反国民党为共同目标而集结在一起的党外人士,根本上是毛泽东在台湾部署的隐蔽战线一部份。那么,这条隐蔽战线当时有无起到作用呢?蒋公秘书周宏涛是这样回忆的:「台湾人民的心理都已准备好,把村庄里的牛车都暗中编好列队,一待共军攻台登陆时,即列队驰往海边,帮助共军接应运输。有的工厂工人也暗藏武器,准备国军败退,要来焚烧破坏工厂时,可以保护工厂。」

如果,当时不是国军成功的在古宁头挫败共军,乃至于后来韩战爆发,美国派遣第7舰队巡视台湾海峡的话,恐怕早就出现台湾人民在各地挥舞五星红旗迎接解放军的画面了。也正是因为韩战的发生,中华民国政府得以重整旗鼓,以霹雳手段,也就是现在一般台湾老百姓嘴里讲的「白色恐怖」铲除掉这些中共在岛内扶持的第5纵队。

在军警宪特四股力量的联合压制下,台湾的共产党势力于50年代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失去了中共的支持后,党外人士也就只剩下四条路可以走,一是逃往日本或者欧美,二是流亡中国大陆,三是留在台湾但是销声匿迹,四是则是依循中华民国戒严体制下有限的宪政体制参加地方选举。这段时间,台独势力虽然已经诞生,但是在党外势力里面却还不是主流思想。

1933年出生,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后来投奔大陆参加中国共产党,并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阪总领事的台南人郭平坦,就是因为他的姐夫死于国民党的「白色恐怖」而选择转向的。他在接受日本记者本田善彦访问时表示,当他50年代还在台湾的时候,所谓台独的主张根本不成气候,无论是在岛内还是岛外,反国民党的人都将希望寄托于中共身上。

郭平坦这样回忆:「我如果是在台湾的话,说不定也会成为台独派。其实好像是在中学的时候,我曾顺口说过一定要打倒国民党,让台湾独立之类的话,当时被父亲大骂了一顿。父亲说:『别说傻话!提台湾独立做什么!』1950年代初期,日本没有任何台独派的影子,在这种情况之下,战后不久的日本台湾人社会中,为了与国民党对抗,中共变成最实际的选项了。」

根据郭平坦回忆,50年代有超过四千名日本华侨返回大陆,这个数量相当于日本华侨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台湾人。当时在岛内,台独的氛围也不是很严重。郭平坦表示:「当时台湾民众其实不要求独立,台独不成气候,只是希望能够获得对等的对待,能够在高度的民主自治之下,过着安定的生活,但国民党并不理解这一点。」

那么,台湾人为何会由原本支持共产党转变为支持台独呢?郭平坦指出:「国民党打从心底恐惧台湾人的菁英会和共产党联手,所以进行彻底的整肃,其结果使得逃过一劫的台湾人菁英再也不敢支持共产党。而且国民党还展开全面的反共宣传,使得和共产党的连结在实际面和心理面都不存在了,最后造成了『自己来吧』的想法,也就是台独的倾向被凸显出来。」

对于今日许多台湾独派与统派人士所相信的,所谓日本殖民统治导致台独分离意识产生的说法,郭平坦更是加以驳斥:「现在各种学者提出台湾人的日本情节是台独的根源,台独的背景在于日本,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国民党的镇压太雷厉风行,才开始有人认为日本还好一点呢。被扭曲的日本情节的元凶其实是国民党,我认为是国民党的失败造就台独派的。」

出于这样的原因,中共在向外「输出革命」的毛泽东时代,也不忘对包括台独派在内的党外反对运动人士提供支持。当时的中共,很明确的将以中国国民党为代表的「台湾当局」视为主要敌人,并且把所有反对国民党的本土菁英都纳入「台湾人民」的范畴。尽管这个政策,在邓小平上台后开始有所调整,但是中共在1979年12月爆发美丽岛事件时,仍坚决力挺遭到羁押的台独人士。

针对这起黄信介、姚嘉文、张俊宏、施明德、林宏宜、吕秀莲、陈菊与林义雄等台独人士遭到中华民国军警逮捕,并且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一事,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于1980年4月20日做出了首次报导。在报导中,北京当局不仅慰问了这八位台独人份子,还强烈谴责了蒋经国政府迫害非国民党人士,并且镇压「台湾爱国民主运动」的行径。

两天后,做为中共花瓶党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接着又于4月22日针对美丽岛事件在北京举行了集会。来自台南,以解放军少将军阶退役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蔡啸在会上不忘先批判中国国民党一顿:「台湾当局镇压高雄事件的非国民党人士和群众,是一次有预谋的法西斯暴行。他们先制造了大规模的军警与群众的冲突,然后以此为借口大肆抓人,特别是各界知名的社会活动人士。」

然后,他又发言谴责国民党如何打压台湾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回顾一年多来,台湾当局接二连三地制造种种事端,如迫害余登发等爱国人士,查禁主张爱国民主的书刊,破坏群众的集会等等,可以明显看出,他们的阴谋策划已久。“高雄事件”是一次有计划有步骤的行动,是对台湾各界人士一次“围剿“,他们的目的是要镇压爱国民主人士。」

接着蔡啸又发言呼应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的内容,赞扬台湾人民在历史上反抗日本人与国民党的爱国光荣传统,并指出:「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都主张只有一个中国,中国必须统一。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成员都有爱自己的祖国、要求祖国统一的权利和义务,这是中华儿女的神圣天职。台湾人民的爱国民主要求是正当的,不可阻挡的。」

最后,他则向被羁押的台独份子表达了同情与祝福:「我代表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和在祖国大陆上的台湾同胞,向因高雄事件而受到迫害的台湾各界同胞及其家属,表示深切的慰问,对你们所处的困难环境表示同情和关切,对你们的爱国主义斗争表示热烈的支持!台湾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我们在大陆的台湾同胞和你们心连着心,我们支持台湾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让我们携手并肩。」

从蔡啸的发言,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在官方宣传上虽然不断强调自己在推动两岸的统一,但实际上却以「同志加兄弟」的态度对待包括台独人士在内的党外反对人士,与今天大陆与民进党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呈现完全不一样的状态。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两支有着打倒国民党共同使命的力量由原来的盟友转变为今日的敌人呢?

 

从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说起

 

中共与台独的决裂,其实与邓小平的上台,并且在大陆推动改革开放政策有密切关联。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获得了美国的外交承认。为了向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展现维持世界稳定的诚意,中共一方面同意停止「输出革命」的传统政策,另一方面则开始寻求与中国国民党经由党对党谈判和平解决海峡两岸的分裂问题。

于是,在与美国宣布建交的同一天,中共又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表了第五次的《告台湾同胞书》。与过去四次,尤其是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的最大差异,是在于中共在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中呼吁国共和解。尤其是这一段论述,尤其让党外反对人士感到不爽:「我们寄希望于一千七百万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台湾当局。台湾当局一贯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反对台湾独立。」

也就是说,1979年的第五次《告台湾同胞书》,是自中共于1949年建立政权三十年以来,首次将解决台湾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以国民党为代表的台湾当局上。与台湾当局的一切合作,看在台湾人民的心中当然也就是对自己的背叛。只是当时邓小平才刚刚上台,党内权力还不是太稳固,且中共又对越南开战,因此无法马上转弯将合作对象由党外人士转移到国民党。

这也正是为什么到了1979年底美丽岛事件发生时,中共仍然大力支援台湾人民,并且谴责台湾当局的主要原因。一直要等到邓小平坐稳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位置,并透过前黄埔军校教育部副主任,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叶剑英于1981年9月30日发表了著名的《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九条方针政策》,即《叶九条》后,独派与中共才出现了真正的裂痕。

在《叶九条》中,叶剑英明确强调海峡两岸的分裂问题将经由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举行的对等谈判获得解决。完成统一后,台湾虽然必须要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控制之下,成为一个特别行政区,但是还可以维持高度的自治,并且与外国保持文化与经贸交流。最重要的,是中国国民党在台湾可以保留自己的武装力量。

基本上,《叶九条》为日后中共当局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政策树立了基础,但是却遭到了党外反对人士,尤其是独派支持者的强烈反弹。他们反对的倒也不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这个安排,而是反对通过第三次国共合作来完成这个安排。换言之,他们认为两岸和平统一的成果,不应该由过去自己与共产党的共同敌人,也就是中国国民党来享受。

最先对这个政策发难的,倒不是岛内外的独派人士,甚至也不是其他系统的党外支持者,而是在北京担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的台湾左翼统派律师陈逸松。陈逸松首先认为国民党出于两个原因,根本不会采纳《叶九条》的建议。第一是国民党仍坚持「汉贼不两立」的正统思维,其次则是国民党与台湾人民之间的矛盾尚未解决。

不过,陈逸松反对《叶九条》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此一政策出卖了将解放的希望寄托于中国共产党身上的台湾人。过去在日据时代曾是积极抗日份子,后来因为被国民党视为台独人士而遭受打压,最后选择逃到大陆投靠周恩来的陈逸松指出:「从周总理时候的『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转变到今天的『寄希望于台湾国民党当局』,可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对大家打击很大。」

《叶九条》发表后不久,陈逸松就当着叶剑英的面抗议道:「不只我一个人失望,所有曾经受到国民党压迫起来反国民党的人,所有把反国民党的希望都寄托在中国共产党,希望中国共产党帮助他们打倒国民党的人都会感到失望。他们包括『二二八』后回到中国大陆的台胞,还有海内外所有从事反国民党运动的台湾人。」

果然,接下来的发展正如陈逸松所料,蒋经国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立场来回应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口号,打从心底里不愿意接受《叶九条》的建议。另一个让中共更头痛的问题,也从此时开始浮上台面,陈逸松指出:「《叶九条》使海外的反蒋爱国运动失去了信仰和认同,许多人开始迷失、徬徨,使运动失去了动力而消沉,取而代之的是台独运动的兴起。」

换言之,《叶九条》就是台独运动为什么会与中共走上对立面,至少表面上走上对立面的真正原因。一位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老干部,在接受本田善彦访问时也发出了一样的感叹:「对台工作的基础应该是统战思想。如果要让统战达到最大的效果,当然应该进用台湾人。如果要把国民党逼上末路,与台湾人民的连结是绝对必要的。」

提到中共对台工作目前遭遇到的困境,这位老干部认为《叶九条》的幕后灵魂人物,国民党元老廖仲恺之子,时任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廖承志有最大的责任。他表示:「但是廖承志这些人不重视对台湾人民的工作,反而只重视对国民党的工作。对国民党的工作已经有民革这个专门的组织,但就算有其他的组织,结果也都只是以对国民党的工作为优先。」

不过,中共与台独在冷战时代建立的联盟关系,并没有随着《叶九条》的发表而迅速崩解。甚至当民主进步党于1986年创党后,中国共产党都与其保持着若有似无的友好关系。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蒋经国顽固的拒绝以党对党模式同中共进行政治谈判,同时当时的民进党内,也还有大量的左翼统派与外省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存在。

看在中共的眼中,民进党的存在,是压迫国民党与其进行政治谈判的一股重要力量。其中,民进党在1987年的老兵返乡探亲运动中就出了很大的力气。甚至在1988年蒋经国逝世前不久,黄信介与人在美国的许信良还准备组团访问北京。最后,是靠着时任副总统的李登辉出面劝阻,黄信介才打消了访问中国大陆的念头。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还是在没有与昔日莫斯科中山大学老同学邓小平会面的情况下与世长辞。中共希望透过国共第三次合作促使台湾「回归」的计划彻底落空。对于这位在死前开放了两岸探亲的前中华民国领袖,郭平坦给予了这样的评价:「一个政权不可能会放弃自己的权力,蒋经国只是假装要与大陆对话,一边在争取时间罢了。」

假如郭平坦都知道蒋经国没有可能接受《叶九条》,那么与国民党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邓小平、叶剑英与廖承志会不知道吗?还是他们可能是出于对自己早年协助毛泽东夺权成功,造成文革悲剧与两岸分离的愧疚,用了这种特别的方法来帮助蒋经国延续中华民国的寿命,实现另外一种形式的国共合作?毕竟这三位共产党元老都与国民党有特殊的历史渊源,会这样做也确实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他们这样做的结果,也确实还是造成了中共的壮大。北京最后一次与民进党的公开合作,是1989年9月派遣804号砲艇帮助当时仍在黑名单上的许信良偷渡回到台湾。伴随着李登辉上台乃至于两岸经贸,甚至于政府间交流的快速进展,民进党对中共的最后一丝失望也彻底消失,最后终于在1991年颁布了《台独党纲》,转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派政党。

到了1993年,台湾的海峡两岸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与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于新加坡举行了辜汪会谈。害怕自己的权力在这场谈判中遭到牺牲的民进党也首度喊出了「反对国共统一会谈」的口号,这也正是独派给国民党政府扣上「卖台」大帽的开始。只是一般人不会去察觉,民进党人所反对的其实并不是统一,而是国共会谈。

曾经支持左翼统派的主张,在陈水扁时代担任中研院院长的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倒是曾经在一次与江泽民的谈话中讲出了独派人士真正的心声:「台湾很多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期待,想着「是否能把这个压制我们的腐败政党」请走呢?所以有些大陆学者到海外,都说台湾留学生对他们很友善,那是因为当时很多台湾年轻人,都对社会主义抱持的理想。」

同时,他也解释了独派与北京分道扬镳的原因,是在于共产党抛弃了原来的信仰与理想:「后来台湾人民失望了。因为共产党后来说『爱国没有先后』,同意国民党可以在台湾保有政府和军队。这让很多台湾人奇怪,因为从阶级矛盾来看,国民党是你们赶走后才到台湾来,为什么你们却跟国民党说,可以保持制度和军队,把受压迫的台湾人民忘记了吗?」

 

民进党要的是什么?

 

在讨论完了民进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后,我们接下来就要进入本篇文章的主题,那就是民进党人要的究竟是什么?笔者在这里指的是传统的民进党人,而不是像蔡英文那样出身于国民党,后来才被挖角进入民进党的非典型民进党人。虽然典型的民进党人与蔡英文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背景,但是两者之间却有着相同的目标,并且互相影响。

居然民进党被共产党出卖,而且又反对国共和谈,那么主张台独的他们理所当然应该是讨厌中共。让大陆反共人士失望的是,民进党直到今天为止反的都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他们之所以会有一些看似反共的表现,其实也都是反国民党的衍伸而已。在没有与国民党挂钩的情况下,民进党的政治人物绝无可能对共产党的信仰与政治体制做出哪怕是最起码的批判。

尽管嘴巴里喊着反中的口号,而且在岛内到处对大陆观光客、学生与配偶出言不逊,但实际上民进党煽动族群对立的主要目标还是以国民党的支持者,也就是外省族群为主。即便从颁布《台独党纲》后,民进党与中共在表面上因统独立场的不同而成为了敌对政党,但是民进党的政治人物依旧是源源不断的以个人身份前往大陆访问,甚至于从事经济上的投资。

曾经多次接待过民进党人士的郭平坦,在回忆这段过往的时候表示:「其实大部份的民进党都很好沟通,有些人也有明显的中国人的感情,我们也成了好朋友,不过就是有几位,在台湾跟在大陆的样子实在差得太远,别人来大陆沟通就是『卖台』,他们在大陆有吃有喝又有玩,却仍然是『爱台』,其实他们在大陆的事情,他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居然民进党人同样也有强烈的中华情怀,那么为什么当马英九在2008年上任后开始推动两岸经贸与文化交流时,他们会反对的如此激烈呢?关键原因其实还是出于一种「台湾不是不可以卖,但是不是由你马英九来卖,是由我们来卖」的心态。所以即便民进党在马英九刚上任的那段时间,展现出了十分强硬的反共姿态,但是他们所真正敌视与仇恨的目标还是中国国民党。

这可能也正是为什么,在民进党台南市议员王定宇推倒了来台访问的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后不久,包括陈菊与苏治芬在内的民进党县市长仍然能够自由进出大陆卖水果的原因。正如深绿人士吕行之所言:「百分之八十五的台湾人跟大陆没有什么交集,无冤无仇,民国时代、军阀割据、国共内战都离我们太远了。现今台湾人的反共,其实是国民党意识形态教育的结果。」

吕行之的论点,其实也点出了马英九推动两岸交流为什么遭遇到那么多台湾人,哪怕是非民进党人士激烈反弹的原因。毕竟在过去两蒋执政的时代,台湾人任何与大陆的交流都会遭到以外省人为主的国民党军人、警察、宪兵或者情治人员的干预。同时在学校里,国民党也以铺天盖地的反共教育要求年轻的台湾人仇恨中国共产党。所以当海峡两岸的交流,在国民党手中,尤其是外省人总统马英九手中展开时,很少有台湾人不在心中感到吃味的。

想必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中国认同再强,有多么支持两岸交流的台湾人内心也会质疑国民党为何背叛了过去教育自己的反共信条,成为了与大陆交流的急先锋。也因此,台湾人对于民进党那种嘴巴里骂着国民党「卖台」,但实际上却比国民党还要更积极前进大陆的双重标准行为,自然会有更高的容忍度,而这也正是马英九八年执政下来所遭遇到的最主要困境。

民进党要什么?其实要的也很简单,就是把他们口中国民党做为中共「买办」的位置抢过来给自己坐而已。从民进党的角度来看,两岸的经贸与文化交流,政治谈判,甚至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都不是不可以谈的,但是与共产党谈判的对象,必须要是能够代表台湾人民的政党,而这个政党当然也就非中共的老情人民进党莫属。

用老情人来比喻民进党与中共的关系其实是相当贴切的,毕竟这两个政党同志加兄弟的情谊最早可以追溯到1927年,也就是谢雪红在上海成立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的时候。在面对国民党与共产党的交流时,无论民进党这个女人的表现是有多么的失控,多么的崩溃,其实目的也都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抛弃了自己的男人,也就是共产党能够再回头多看自己一眼。

从许多民进党与台独支持者的发言中,我们其实也都还看得到他们对中共深切的期盼与幻想。尤其是在面对中华民国的军警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时候,他们对前者往往是露出欲除之而后快的仇恨,但是对后者存在的却往往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责难。毕竟看在民进党大多数老党员的眼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他们左思右盼,但是却从来没有及时登陆配合自己一起推翻国民党的战友。

一向支持台独的吕秋远律师,出于反对国军与警方在今年4月份举行的万安演习干扰自己的日常生活,便在一份写来批判军警的文章中,透露出了他把解放军视为人民子弟兵的想法。他指出:「解放军不会攻打民宅的,第一时间肯定打总统府,北一女的孩子比较可怜而已,解放军要解放台湾,怎么可能打击民众?一定是轰炸万恶的政客啊。」

所以,只有了解了民进党人心里面想要的是什么,我们才能够了解为什么他们常常会做的与讲的不一样。比方说为什么他们一面指责马英九「卖台」,但是自己却又争先恐后的跑到大陆,或者是为什么民进党人常常高喊台独口号,却同时常常做出一些不利于,甚至削弱台湾军事力量的政策出来。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自己其实还是六十六年前在海边默默等着解放军来解放自己的那批台湾人民。

直到今天,他们都还没有忘记中国共产党透过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在第一次《告台湾同胞书》中交待给自己父执辈的任务,那就是:「我们必须记取『二二八』的教训,一致团结起来反对蒋匪在台湾抽兵、征粮、征税,同时还要善于采取一切办法,保存我们的力量,壮大我们的力量。准备配合人民解放军,共同完成解放台湾的任务。

 

蔡英文要的是什么?

 

最后,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厘清蔡英文总统要的是什么。或许有人会问,现在身兼民进党主席的她,与民进党已经是利益共同体,将她与民进党区分开来会有点奇怪。不过,我们在这里可千万不要忘记,蔡英文并非典型的民进党人,事实上在她2000年为陈水扁延揽进总统府以前,与民进党这个政党可以讲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甚至,要到了2008年马英九上台,蔡英文获邀出任民进党主席后,她才从真正的意义上与民进党建立了联系。某种意义上来看,蔡英文所真正代表的其实是李登辉与传统民进党大老之间的争夺。我们也不要忘记,李登辉曾经在战后参加过中国共产党,但是后来又脱离了组织,并于1971年加入了中国国民党,接着又被选中为蒋经国的接班人,他看在党外人士眼中,始终都是个「叛徒」。

很多人都认为,民进党人通通都跟在日据时代当上日本兵的李登辉一样是不折不扣的「皇民」份子,可实际上传统民进党人的「抗日」传统,可是一点都不输给国民党的。毕竟,我们要知道早期的党外份子当中,就包括了遭到台湾总督府通缉的左翼统派与左翼独派份子。看在这些人眼中,李登辉这些依附日本统治者的台籍菁英,通通都是背叛了台湾本土的「三脚仔」。

同样的,蔡英文的父亲蔡洁生也因为在二战期间前往满洲国帮日军修飞机的原因,主张社会主义的反帝台湾菁英视为叛徒看待。也如同李登辉,蔡洁生在战后又被国民党吸收,并且靠协助美军顾问团修理卡车而致富。理所当然的,他看在强调出生与血统的老民进党人眼中,也是个出卖台湾人去投靠外来政权的「三脚仔」。

根据许信良的讲法,民进党会由一个反国民党的统一战线演变为台独政党其实也与李登辉的炒作有密切关系。尤其是在具有本省人身份的李登辉刚刚当上中华民国总统与中国国民党主席以后,他积极推动两岸交流的努力迫使民进党为了在国共两党的压缩下求生存,不得不公开走上台独的路线以争取更多闽南族群的支持。

抗战时前往大陆参加台湾义勇队,并且在战后成为统战部第一局局长的彰化人郑坚,也如此回忆:「余登发、黄信介、黄顺兴等先辈,一直怀有为工农劳苦大众为主体的台湾人民请命的社会主义思想,和认祖归宗的中华文化传承,与中共有共同的理念。不幸在上世纪90年代后,在日本老皇民李登辉篡夺台湾政权,推行“去中国化”以来,民进党逐渐走向以台独党纲为宗旨,分裂国家的错误道路。」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原本势不两立的民进党与李登辉又走到了一起呢?笔者认为,李登辉本来确实是有想以牺牲中华民国的正统地位,推动两岸统一来换取中共给他官位的想法,但是他的这个如意算盘因为不明的原因失败了?为什么会失败呢?是因为邓小平或者江泽民等走过抗战岁月的中共党人对民国有感情,故意不接受李登辉的提议?

还是像许历农将军这样的退役将领,靠着老共产党人特殊的国共情节说服了邓小平与江泽民相信李登辉是台独,从而断绝了国民党本土派与中共的联系?这个问题,恐怕我们永远也找不到答案,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从1993年以后,李登辉领导下的国民党「主流」势力确实与民进党结成了同盟,以对抗党内由外省集团组成的「非主流」势力与新党。

李登辉与民进党的结盟,确保了所谓本土政权长达近二十年对台湾的有效统治。只是到了2008年,这个政权最终还是因为陈水扁第一家庭的贪腐与老民进党人的目光如豆而为马英九所击败。为了确保民进党的重生,蔡英文才做为李登辉的代理人被邀请入党,并担任党主席的职务。然而,从小到大都在国民党体制内长大的蔡英文,理所当然的也是被传统民进党人视为外人加以排挤。

因此,蔡英文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习毛泽东的做法,煽动年轻人起来同党内老一代夺权。相较于走过冷战世代,在海峡两岸都有庞大的利益纠葛,懂得分寸知道台独只能够做不能够讲的老民进党人而言,习惯以二分法看待现实政治,而且又满腔热血且没有包袱的年轻人,更容易在蔡英文的鼓动之下走上街头冲撞体制。

从2008年开始的「野草莓学运」一直到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蔡英文都打着反对马英九政府「卖台」与反对国共和谈的口号,操弄着学生对党内老一代逼宫。尽管她曾经在2012年的选举中遭到了重大挫败,但是在年轻族群里累积到的高人气,却还是让蔡英文成功的在2016年成为了中华民国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统。

只是,蔡英文利用学生冲撞马英九政府的方式,却也把许多原本没有特别政治立场的台湾年轻人转变成了铁杆台独,而且还是比民进党的老一代干部们更热烈的追求以变更国号与国旗为目标的法理台独支持者。这自然而然的让打算在执政后转弯,寻求与中国大陆和解的蔡英文政府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事实上,「太阳花学运』的主角们也确实组织了立场更独的时代力量来与民进党抗衡。

有时代力量的牵制,外加可能会遭到国民党支持者批评为转「发夹弯」的情况下,蔡英文自然而然不可能快速的转变两岸政策上的立场,或者去公开拥抱「九二共识」。只是,看在狡诈如蔡英文者的眼中,时代力量的存在也并非毫无作用的。因为蔡英文所真正要求的,是中共来找她领导下的民进党谈判解决两岸的分裂问题。

过去八年来,马英九领导的中国国民党始终在台湾扮演着稳健的角色,而蔡英文的民进党则扮演冲撞现状的激进角色。如今,有一个更为激进的时代力量出现,当然也就可以帮助蔡英文扭转民进党过去的形象,让中共相信自己能够扮演之前国民党的角色。而要达到这个目标,蔡英文不只是要夺得执政权,同时还必须要确保中国国民党彻底终结,让中共不得不重视她的存在。

讲到这里,蔡英文与民进党要的是什么,答案其实早就已经呼之欲出了,因为台湾一切的统独或者蓝绿之争,看在这群政治人物眼中不过就是一个「买办」的争夺战而已。蔡英文与民进党如此恶毒与偏激的指控国民党「卖台」,充其量也只是怕「卖台」的好处自己得不到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蔡英文政府的台独理所当然只是演戏而已。

至于讲到蔡英文反共吗??台湾老记者张天师先生,在网络上分享了他大舅子徐中兴与日本人商人川濑一贯的故事。徐中兴在日本人占据东北,并且成立满洲国之后因为得到了川濑一贯的提携而致富。有这样背景的人,理所当然的在大陆沦陷后被中共打成「买办」而遭到整肃。然而,川濑一贯这个日本人,却反而因为成为日本与中共建交的推手而饱受周恩来的礼遇。

从这段历史来看,我们不难发现看在中共的眼中,与日本人合作,甚至于当日本人的「买办」本身并不是一件错事,但重点是这个「买办」必须要由自己来当。民进党为什么死命的要让国民党消失,「紫统」与「红统」又为什么那么希望解放军出兵台湾消灭民进党,其实讲白了也就是在争夺统一后的那个「买办」位置而已,没有别的。

至于以时代力量为代表的铁杆台独真的是坚强的反共份子吗?这我们就从国立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与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名调显示,这些所谓的铁杆台独,只有26%表示在中共入侵台湾的时候参军保卫乡土。更可笑的一点,则是越是铁杆台独的台湾人,越相信解放军是台湾宣布独立都不会开战的仁义之师。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打从心底痛恨与惧怕解放军。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5728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