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顾志坚:我支持香港自由

2014-12-05 21:5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7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我支持香港自由

顾志坚

黄之锋
图:香港占中的学生黄之锋

十月下旬,我的朋友陈瑜生日,他请我代他邀约20多个朋友为他庆祝生日。苏州警方如临大敌,对我电话劝告无效,转而搬出陈瑜的夫人到位于苏州西环路的鲤鱼门大酒店拦截。陈夫人声泪俱下,求我放过陈瑜,不要再和陈瑜联系。

吃饭时罪吗?非也。陈瑜夫人小气?更不是这回事。陈瑜关心时事,参加纪念林昭,早已经被当局划为危险分子,手机,汽车全被定位监控,他软硬不吃。当局有的是办法,经常打电话给他夫人进行恐吓。这一次,正是大陆各地声援香港占中的高潮时刻,当局不过是故伎重演,我强忍心头之痛,对陈夫人点头,目送陈瑜跟夫人回家。

为了怕我们声援香港占中,就阻挠我们吃饭。在大陆,只要觉得我们可能会危害稳定,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限制我们的自由。香港,虽然逐渐大陆化,香港人现在绝对不会因为在饭桌上举牌被抓的,也绝无警察因为担心他们举牌出面限制他们吃饭的。然而,香港如果不自由,迟早连吃饭也没有自由。这是很多反对占中的小商店业主没有认真思考过的。

那天,到鲤鱼门大酒店的警察有十几个。苏州国宝最高当局的付队长陆明也来了。我赶紧打电话给一些在体制里工作的客人,告知情况,请他们不要来。王建,戈觉平等早被当局登记在案的人照来不误,多添几个凳子,挤满了一桌。在开饭之前,我被叫到邻桌,他们表示考虑到我减少规模,同意吃饭,不过,警告我不许举牌,喊口号。

我很懦弱,答应了。尽管我们讨论香港的局势,为香港当局是否会镇压占中进行讨论,希望占中取得胜利,却真的没有举牌,也没有喊口号。我只是觉得滑稽。如果香港占中是错的,理越辩越明,为什么害怕别人支持占中?

不仅是不允许举牌支持占中,大陆论坛和博客上也根本看不到支持占中的文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相反,指责占中,丑化占中的文字此起彼伏。这恰恰给香港所有人敲响了警钟:今天不为香港争取自由,明天就只能拥护香港特区政府,这是多么可怕的未来呀。

也许,我今天写下这篇文章,网上对我的攻击就会此起彼伏,博客可能再次被封,更严重的是,我也许会被逮捕。在大陆自由化的路途上,香港的有识之士一直给予最热烈的支持,因为唇亡齿寒。现在香港有事,我们怎么可以置身事外?当占中被清场,占中三子自首,黄之锋等人绝食的时刻,我们更应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支持香港自由。香港人的普选权是任何人不可以剥夺的,无论用什么理由。既然中英联合声明规定了香港2017年普选,为什么要限定爱国爱港人士才可以竞选特首? 当爱国成为爱党的遮羞布,爱党爱国是一回事,所谓爱国人士,如果当选特首,第一要务是在香港加强共产党的统治,限制香港的自由,这不是与香港为敌吗?爱国爱港,根本是伪命题,是对立的两个词,不可能融合的。

香港占中,固然给当地秩序,生意造成影响,始作俑者不是占中三子,也不是学民思潮的黄之锋,专上学生会的周永康,更不是广大追求自由的香港人。保护所有香港人参选特首的参选权和被选举权,是中国全国人大以及香港当局的义务和职责,如今,全国人大的一纸文告,凭空剥夺了特定香港人的被选举权,是可忍,孰不可忍,香港人跳出来,难道不应该?

如果有人拿出全国人大文告质问我,“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这里没有规定爱国爱港呀,你顾志坚不要信口雌黄。俺反问你,提名委员会如果是被操纵的,不是普选产生的,最后有幸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的怎会不是符合中央需要的爱国爱党人士?

虽然目前政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我还是要对中央政府说,胜利者不要骄傲。因为你没有从心底打动香港人。梁振英派警察清场,只是武力的胜利。如果你们真的在乎香港,请在乎香港人的心,请尊重他们的自由,尽快回应黄之锋等人的诉求。也请更多的香港人深思,为什么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国国民党全面溃败?民进党一句:票投国民党,台湾变香港起了关键作用。台湾人最珍视的是自由,自信有了自由,不需要大陆所谓经济输血,也能活下去,如果没有自由,无论经济还是身体,都会被全面控制,台湾人做出了选择,香港人更不能蹉跎,否则,温水煮青蛙,你们会变得和大陆人一样。我们大陆人十几亿人共一吼:要自由,要民主,不忍香港黄之锋孤独奋斗。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